女神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异界变身之后 >

第99部分

异界变身之后-第99部分

小说: 异界变身之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去,免得再度失态。

“我那不是胆小,是武者地本能反应!”听到吴依嘲笑自己胆小。兰斯立即辩驳起来,“我又不知道身后的情况,自然要作最坏的打算,当成有剌客偷袭处理,宁愿多耗费一些体力。也绝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不给任何敌人以可趁之机!这是战斗中生存的法则之一!”

“算你厉害,行了吧!”没想到一说兰斯胆小,他倒娓娓道出了一大篇道理来。吴依听得头大,连忙举手叫停,“我下来是想问你,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到我们窗子下边来干什么呀?”

“睡不着,随便走走!”兰斯耸了耸肩头,轻描淡写的回答。

“老实说,是不是担心有敌人偷袭?所以你才跑到我们窗下放哨来了?”换成严肃的表情,吴依认真的询问起来,“又或者是暗恋我们中地某一个,想在窗下来唱支歌表白一下,却又勇气不够,所以不断的徘徊?”

“……!”没想到吴依越说越离谱,兰斯立即额上见汗,说话时也忘不了加上称谓以提醒对方注意身份,“圣女大人,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承认,我怕那些圣骑士们连夜赶来,反正也睡不着,所以来外边走走,顺便帮你们放哨,与感情问题可没半点关系,行了吧?”

“真地吗?”吴依轻笑着上下打量兰斯,看得兰斯心里一阵发毛,“看什么看,我又不是罕见的魔兽,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看你有没有脸红啊!”盯着兰斯的眼睛,吴依一本正经的回答,“咦,脸红了哦!”

“……”兰斯无语地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极度郁闷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我去休息了!”

“这小子看起来威风八面地,没想到感情方面却这么纯洁啊!”看到兰斯被自己几句话就呛得灰溜溜的狼狈而去,吴依心情放松了不少,利用空间移动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门窗,她倒在床上开始休息,不一会儿,窗外又传来了兰斯来回走动的轻轻踱步声,听着那给人以安全感的声音,她完全放松下来,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五人继续赶路,而光明教会的骑士们和梅卡瓦的部队一边捉迷藏一边前进,途中还火拼了几场,开始时是梅卡瓦的部队占据上风,但很快光明教会的援军到了,五名王级的强者冲入梅卡瓦的队伍中尽情杀戮,杀得那些只有大级实力的倒霉蛋们溃不成军,仅有梅卡瓦在贴身护卫梅西的保护下得以身免,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圣山。

光明教会的援军虽然穿着最简单的亚麻布衣服,但手上的兵器全都是狂龙军团的制式兵器,作为一国之主,梅卡瓦哪会认不出来,更何况他也情报渠道也不是摆设,早就知道有兰斯和兰雅在吴依和明美身边,所以这笔帐,他自然也算到了兰斯和兰雅的头上,同时把吴依和明美更加恨之如骨。

两方人马这一耽搁,吴依她们则绝尘而去,把距离拉得更远了。

不得不说,地图上的一百多里和现实中的一百多里完全是两回事,且不说地图上是直线距离,实际上的道路却七弯八拐的绕了很多,再加上有地形地况的差异,一些山路盘旋而上,那些路程在地图上可表现不出来,再加上要不断的寻找路径,所以,短短一百里的路程,居然也花了吴依等人整整两天时间。

地图标识的地方是一个山谷,可等吴依等人来到山谷边上的时候,才发现这山谷并不是荒无人烟的死亡之地,而是一个已经空无一人的破败小镇,看着那满目的残亘断壁,众人不由得开始考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不会错了!一定是在这儿!”重新审视了一遍地图,兰斯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大家分散寻找可疑的线索,不过别走远了,有什么情况及时出声通知大家!”

“好!”吴依和明美、兰雅齐声回答,她们也早就怀有同样的想法了。

兰斯带着冰娜一起搜索镇子北方,冰娜和兰斯也混熟了,倒也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南方是由兰雅负责,她俯身仔细的观察着任何细微之处,想要寻找出什么可能和宝藏有关的蛛丝马迹。

西方是由明美负责,她也极为缓慢的前进,小心翼翼在每一间破败的房舍中的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线索。

吴依负责的是东方,她睁大了双眼,寻找着什么复壁、暗室或者地道一类的东西,这镇子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如果有什么秘密的话,也一定藏在地下,所以,必须要找到入口才行!

第一百五十一章掉入酒窖

人分散行走在一座座荒废已久的房舍中,只见房屋破是腐坏的事物,残破的家具已经风化得不成样子,积的灰尘更是厚到了极点,四处都是蛛网密布,上边挂满了鸟虫的残骸和垃圾,地面上那厚厚的积灰中,大量不知名的虫子纠集成团不断的扭动着,看上去说不出的恶心,那种浓浓的腐朽霉味亦让人感到极不舒服,偶尔掠过的飞鸟更带起“扑愣愣”的声音,再加上天色渐晚,周围的一切渐渐变得灰暗起来,益发增添了几分不安的诡异气氛。

吴依皱起眉头,给自己加持了魔法盾和寒冰守护,这才敢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没有虫子分布的地面上,特别是当身后传来异响的时候,她更是吓得汗毛都一根根倒竖起来,如临大敌似的蓦然回首,无比紧张的向着身后张望着,手中的魔法更是蓄势待发。

看到一只昆虫扑打着透明的翅膀飞出房屋,吴依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以前在非洲的时候,那可是看到土著人生吃肉嘟嘟的毛毛虫当大餐都不眨一下眼睛的,更别提在解剖小课上解剖尸体了,然而现在居然变得连看到普通的小虫子都会头皮发麻,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也会胆战心惊,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想到这儿,她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奇怪,我怎么会变得这么胆小了!不行,我不能害怕,要重振当年的雄风才对!”

说归说。可是和其他地人越离越远,她的情绪也越来越紧张,四周那种令人窒息的寂静,使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安,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几乎想要放弃搜索回到结合地点等着与大家会合了。

“啊!讨厌的虫子!”远处传来明美的尖叫声,接着火红的光芒一下子亮了起来,只见无数的火球四处乱飞,显然是明美被虫子惊吓而惊惶失措。居然开始用魔法来对付那些小东西了。

“哎,我以为我变胆小了,看来有人比我胆子还要小啊!”看到明美那边连房子也点燃了,吴依不由得哑然失笑,用魔法灭虫子,那简直就是拿飞机打蚊子啊!一边摇头,她一边向着前方走去,不料一脚踏下。却似乎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之上。

“啊!”低头看到脚下踩着一只肥硕地肉虫,那肉虫身上长满了尖剌状的怪异凸起,全身上下都分泌着恶心的浅黄色粘液,正在不断的蠕动着向吴依的脚尖上盘曲过去,她只感到头皮发炸,全身发麻,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尖然,整个人更是象触了电一般猝然弹起。朝着一旁跃去,同时玉手一挥,无数的火球“砰!”“砰!”“砰!”的胡乱发射过去。瞬间将那虫子击得粉身碎骨,狂暴地火元素四处飞溅,立即将周围陷入了一片火海,那威势,比起刚才明美的表现还要有过之而不及啊。

刚才的事情说来话长。其实从吴依受惊跳起到点燃房屋只是瞬间的事情,等到她跃落到身旁的地板上时,却不料异变陡生。

“咔嚓!”年久失修的地板早已风化。虽然吴依的体重很轻,但加上跳跃的力量以后,这块大半腐烂地地板依然承受不起而断裂来开,现出了底下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来。

“哎呀!”感到脚下一轻,吴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就一下子掉了进去,只留下一个失去准头的火球呼啸着打向天空。

“怎么了?”远远传来明美和兰斯、兰雅关切地询问声,不过身处地下的吴依却摔了个七荤八素,当然听不到众人急切的呼唤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众人立即朝着吴依发出惊呼的方向跑了过去,想要助她一臂之力。

幸好地板下的空间不是很高,只有两米多一点,不过仍然把吴依摔得疼痛不已,一边轻抚着疼痛地臀部,她一边举起小手施展出一个照明魔法。

雪白的光华在纤巧的指尖亮起,把周围地一切映照得如同白昼,从极暗到极亮,吴依一时难以适应,先是闭上有如星辰般的双眸,然后再缓缓的睁开,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就在离吴依不到半米的对面,一具干枯的尸体倚着墙壁半躺在那儿,身上的衣服已经破败得看不清本来的色泽,因为水份丧失殆尽,整个尸体的皮肤已经皱缩成了一团,上边沾满了地衣和苔藓之类的真菌和植被,给整个尸体涂上了一层诡异的颜色,一些地方的皮肉已经完全被虫蚁给啃光了,现出了下边森森的惨白骨头来,最为可怖的是那半边脸已经严重腐烂的头部,两个空洞洞的眼眶正对着吴依,那张开的嘴巴形成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奇特弧度,一颗颗发黑的牙齿似乎正闪着幽幽的寒光,一只长满了无数小脚的灰白色长条状虫子正自那黑漆漆的嘴巴中慢悠悠的爬出来,然后又“卟吱!”一声穿入烂掉的脸颊,钻开深层的肌肉爬入了喉咙的深处。

虽然吴依在地球上亲手解剖过尸体,可那是在窗明几净的熟悉环境,现在是在情况不明的环境,再加上她已经莫名其妙的变得胆小起来,更有那些恶心的虫子推波助澜,她只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无意中低头一看,地上密密层层的全是干尸,最要命的是自己正坐在一具尸体的上边,并且已经将那尸体干瘪的胸腹给压破了,大量的小虫子正如同喷泉般涌了出来,不少的虫子已经爬上了她的裙子,正沿着蕾丝的花边向着上方奋力的扭动着爬升。

“啊!”这是吴依发出的第二次惨叫了,整个人如同一只被踩中了尾巴的小野猫一般跳了起来,她想要伸手把那些爬上长裙的顽固虫子拍掉

又怕与那些从尸体中爬出恶心虫子接触。只能不断:把那些虫子抖掉。

这一跳可坏了事,脚下的尸体被踩得乱七八糟,不但更多的虫子四散奔逃,就连隐藏在暗处的小蛇与老鼠类似的小兽也被惊扰得乱窜起来,一些长着翅膀的昆虫更是八方乱飞,一时间群魔乱舞,吓得吴依就连精神也无法集中起来,手上的光团“呼!”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地下重新变成了一团漆黑,凭着之前的记忆。吴依本能的尖叫着朝好象是楼梯地方向跑去,不料脚下却被什么事物给绊了一下,害得她重心骤失,一下了跌倒在地,只觉得双手按在了什么冷冰冰的事物上,八成又是什么干尸,手上更是觉得痒痒的,好象有什么东西正顺着手臂往上爬一般。那种极为不妙的感觉可把她给吓了个够伧,立即手脚并用的向着前方爬去,哪还有一丝一毫圣女的形象啊!

爬行的过程中,吴依感到腿上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怎么爬也爬不动了,顿时吓出了她一身的冷汗,一边挣扎着拼命地向前逃窜。她一边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大声呼救起来,“救命呀!”

在呼救的同时,她不要命的向着周围乱放着魔法。什么冰箭、火球、风刃、地剌、冰环……甚至连无坚不摧的一线斩也没头没脑的放了出去,大量的魔法轰击在周围的石墙上,顿时冰屑与火星齐飞,冰刃共地剌起舞,将周围地石壁轰击得摇摇欲坠。灰尘土屑更是自房顶上“卟!”的往下掉落。

“妹妹你在干什么?”头顶上有光亮照射下来,同时传来了明美和兰雅哭笑不得的声音,“一根绳子就把你吓成这样子了?”

听到同伴地声音。惊魂未定的吴依这才停止了不计成本的魔法火力覆盖,扭头向着身后一看,果然,只见地上一个残破的酒桶旁,一根粗大的缆绳斜斜地绕在了一根柱子上,刚才自己逃跑的时候不小心绊在了那绳子上,结果越扯越紧,害得她以为是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自己,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真相大白,这下吴依可糗大了,幸亏刚才用冰环的时候把裙子上和周围地虫蛇蚁鼠全消灭了,不然她还要继续象小丑一样的蹦跳下去了。

“卟嗵!”一声,兰斯抱着冰娜一跃而下,反手从背后拔出大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密室的情形,“这个密室有古怪,大家快下来看看吧!”

听了兰斯的话,明美和兰雅也先后下到了密室中。

心神稳定下来的明美挥手重新施展出照明魔法,方便大家观察地底密室的情况。

有人壮胆,吴依也开始仔细的察看起自己无意中发现的密室来。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密室,堆在屋角那一排排依稀可以看出毁坏前模样的酒桶状事物已经说明这是一间类似于酒窖的地下室,但是从楼梯到地下室这一段距离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三十多具残破的焦尸(大部分都是刚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