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异界变身之后 >

第31部分

异界变身之后-第31部分

小说: 异界变身之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将才,可惜却被权力冲昏了头脑,唉,也许我该把你留在宫中,让你平平安安的生活,等以后安安心心当个亲王吧!”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鲍尔斯用力的挥动手臂,“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也不会再哆嗦了,所有人听令,给我上,不留活口!杀死阿帕奇或阿道夫者,爵位升三级,赏百万紫晶币!”

显然牛头萨满们更乐意听从鲍尔斯的命令,于是他们立即与叛军们合兵一处,凶悍无比的朝着十二圆桌武士冲去。

“列阵!车矢!”阿帕奇一声大喝,十二圆桌武士们立即变阵,与冲上来的叛军战在一起。

吴依已经默默的回到由护团卫士保护的同伴中,对于同伴们一个个以不可思议如看怪物般的目光望着自己,她亦懒得解释了,她对这场宫廷政变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只想尽快回到住所好好研究一下那欺诈宝珠,至于谁当上国王,那可不是她想关心的问题了。

虽然有十二圆桌武士结阵抵御,但有牛头萨满加入,他们不断的在那些叛军身上加持嗜血术、狂暴术、狼神祝福、虎神祝福一类的增益性法术和图腾光环,使得叛军的实力成倍部增长,即使是十二圆桌武士亦大感头痛,先是一名圆桌武士一剑狠狠的一剑捅入了一名叛军的体内,但那叛军却拼尽最后的力量向前一扑,让那剑刃透体而出,而他的双手则牢牢的抓紧了圆桌武士的手臂,手上带着一个人,动作当然要慢上一线,战斗之中,只要有一丝的破绽,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就在他愤愤的把那尸体甩开的瞬间,已经有两名叛军悍不畏死的和身扑上,不顾生死的将手中的兵刃向着他一阵狂捅,虽然他有强大的斗气护体,可久战之下早已疲不能兴,无奈之下只好抽身后退,但这一退,原本完整无缺的阵势立即出现了一个空隙,更多的叛军一涌而上,片刻工夫便将阵势冲得七零八落,圆桌武士们被迫各自作战,面对着如吃了兴奋剂一般前仆后继的无数叛军,他们不得不使用最后的杀招,只见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强大斗气自他们剑上绽放出来,有如狂风扫落叶一般,不但将周围的叛军绞成了一堆烂肉,更将御花园的地面轰出了十二道深达两米,长几十米的沟壑,看样子不用再加工,只要引入水源便可作为运河了!

这一轮的爆发虽然解了燃眉之急,成功的清理出一大片空地,但释放了斗气之后,他们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就连举剑都成问题,再没有一战之力。

“出来吧,老家伙,我答应你的条件!”形势岌岌可危!阿帕奇终于使出了最后的杀招,不过听他的语气,似乎这一招的代价还挺大的,不然,他也不至于到现在才答应对方的条件了。

“很好!阿帕奇陛下,你终于醒悟了!神的光辉将与你同在!”随着一把很庄严很神圣的苍老声音,一名穿着镶有金边的红衣老者缓缓的走出了宫殿,以他为中心,一团柔和的白光四处蔓延开来,所有伤者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口开始迅速的愈合起来,虽然他的步伐很小,动作很慢,慢得似乎走一步都要休息片刻,可是却自有一股无形的威压,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到无比的压抑,心志不坚者更是吓得“卟嗵”一声跪倒在地。

“红衣主教吉米?”看到那红衣老者,阿尔法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大家小心,是光明教会的走狗!”

光明教会一向排外,对兽人更是视为绝对的异类而大加杀伐,一经抓获立即钉在十字架上用火活活烧死,还美其名曰神圣净化,说什么回归光明神的怀抱,所以,兽人同样把光明教会视为死敌,一旦抓获光明教会徒众,自然不会假惺惺的搞什么净化,直接洗干净烤着吃了多放便!所以,双方的积怨是越来越深,现在牛头萨满和红衣主教一对上,那可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自然会碰撞出很多激情的火花来!

“真是可悲啊,鲍尔斯!”红衣主教吉米来到阿帕奇身旁,他以悲悯的眼神望着鲍尔斯,“你处心积虑的想要登上王位,可惜最后,却只是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哼!”鲍尔斯满脸不屑的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一当登上王位,必定将你们光明教会的势力连根拔起!在我的王国,不需要你那样的神棍!”

“啊!”阿帕奇突然惨叫一声,向着前方踉跄跌出几步,他一边吃力的伸手想要摸向后背,一边勉强的举起颤抖的手指,指着站在身后的王子阿道夫,他脸上写满了悲痛欲绝和无比震惊的表情,“是……你……”

“是的!”看着阿帕奇背心上那露出的小半截剑柄,阿道夫面无表情的回答,“对不起,父王,我早就和吉米主教商量好了,一旦我登上王位,立即宣布光明教会成为国教,条件比你只让他们在国内传教要优厚得多,光明教会真正选中的人是我!”

“哈哈哈!”阿帕奇可真是老泪纵横,自嘲的摇了摇头,“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连你也会背叛我,难道,这些虚幻的权力难道还比不上我们的父子亲情吗?这王位迟早都是你的,你难道一刻也不能等下去了吗?”

“父王,为大事者不拘小节,成大事者心狠手辣,这些,不都是您教我的吗?”阿道夫淡淡的回答,“我和王弟,都是按您的教诲做每一件事的啊!这一次王弟发动叛乱,只要他出现在王宫并和您同归于尽,我不但能坐上王位,还能顺理成章的收回远征军的兵权,还能得到光明教会的全力支持,一举三得,我没有理由再等下去了!在王宫里,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受到你和母后的节制,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抱负,可是却生活在你们的阴影之下,我不想再过这种生活,我要自由!绝对的自由,只要坐上了王位,就没有人再管我,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无法干涉我了!”

“阿道夫,你……”梅林王后一时语塞,百感交集的望着似乎陌生起来的儿子。

吴依在人群中看得暗自叹息,这阿道夫外表看起来是彬彬有礼,可是因为长期受到约束,他的心理已经扭曲变态,如果这次真让他当上国王为所欲为的话,那这个国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不愧是我的孩子,你们都很聪明,可惜啊,你们还是太嫩了一点!你们以为我真的那么迟钝,连城卫军调动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我只不过想借这个机会钓钓鱼,但没想到你们俩居然都上钩了,我这当父亲的简直太失败了!”阿帕奇的面孔因痛苦而剧烈的扭曲起来,“吉米,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替我治疗!”

第四十六章叛乱结束

“呵呵!那是你的家务事,我不好打断你们父子的交流啊!”哈哈一笑,吉米手中法杖一挥,一股圣洁的白光瞬间笼罩了阿帕奇的全身,阿帕奇咬紧牙关,一声不响的拔出背上的匕首,伤口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起来。

“还交流个屁!”阿帕奇一把将沾满自己鲜血的匕首丢在地上,“两个孽子差点将我害死了,如果不是我一直都是教会的秘密特使,恐怕真要栽在这两个混蛋手上,该出手的都出手了,吉米,让光明骑士团出来善后吧!我想,我的城卫军也快回来了!”

“圣光普照!”吉米伸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卷轴贯入精神力量之后向空中一掷,只见那卷轴蓦然间亮起万道白光,宛若一轮白色的太阳在夜空中升起一起,将整个王宫照得如同白昼,光芒之中,阿帕奇一方和参赛团成员的所有伤者都奇迹般的无药而愈,而那些叛军和牛头萨满却一个个如生了场大病般,不但先前加持的各种增益魔法全部被驱散,还被这光明无素所干扰,反丧失了大半的力量,此消彼涨下,双方的实力立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见势不妙,鲍尔斯立即向着传送阵奔去,只要能留得青山在,那就不怕没柴烧了!

“咔嚓!”一声脆响,维持传送阵运行的水晶被人一剑斩得粉碎,鲍尔斯无比愤怒的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摧毁传送阵的人,“是你!”

“是的!”在圣光的照耀下,克罗德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刚才就是他趁机一剑毁掉传送阵,也断送了鲍尔斯逃走的机会。

蹄声得得,无数的骑士自破口处冲杀进来,人披银甲,马被银铠,还有那大大的光明神标志,一看就是光明教会的光明骑士团前来救驾了,那些正趴在墙头放冷箭的弓箭手们就倒了楣,作为远程攻击的力量,一旦被光明骑士这种全身被金属裹得象怪物一样的重装骑士近了身,难道要他们用那小小的护身短刀去扎人家那厚实的盔甲?去和对方的骑士大剑对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刹时间鲜血飞贱,残肢断臂四处抛飞,惨叫呻吟声不绝于耳,那场面可真是惨不忍睹。

“你这个只会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懦夫,为什么要破坏我的法阵!”看着情势急转直下,鲍尔斯气得直想吐血,“你这该死的杂种,怪不得祖祖辈辈都死绝了!”

“闭嘴!”一旦被人提及祖辈,克罗德那一贯优雅的表情终于消失了,扬起了手中的利剑,他一字一顿的回答,“不管我的祖辈做过什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不会逃避这个问题,但是,你侮辱了我的祖辈,就得付出血的代价!”

“哈哈,你这种只会在女人身上逞威的小白脸难道还能胜过我吗?”鲍尔斯轻蔑的笑了起来,“那我就如你所愿,割了你那东西,让你和你的祖辈一样丢人现眼!”

两人一边斗口,一边火杂杂的斗在一起,尤如火星撞地球一般爆起无数的气浪和声波,只见两条人影在不断的闪现腾挪,震耳欲聋的兵刃交加声不绝于耳,四溢的斗气八方飞散,好一场罕见的龙争虎斗!

接下来的战斗再没有什么悬念,叛军全军覆灭,奇拉扬早在红衣主教出现的时候就不知溜到什么地方去了,大王子阿道夫自杀未遂被生擒,阿尔法不愿被俘,在斩杀了一百多光明骑士后力尽自刎而死,牛头萨满们在击杀了三个圆桌武士和两百多光明骑士后被愤怒的骑士们大卸八块,再也拼不回原来的模样了。

至于激战中的克罗德的鲍尔斯更惨,等他的同伙们被一网打尽以后,幸存的圆桌武士一涌而上,不顾身分的将他一举擒下痛打起来,谁叫他好好的不呆在前线,搞什么政变弄死了几个圆桌武士呢?人家几十年的感情了,不趁机狠狠的出出气把他打成猪头,那他们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同僚啊?

直到战斗结束,那些城卫军才列队赶来,那效率绝对和地球上影视中总是在战斗结束了才出现的警察们有得一拼了。

接下来清理战场,安抚死伤者,护送各国使节和团队回到驻地的轻松任务自然由他们接手了。

城中的百姓们早就被那震天的喊杀声和剧烈的爆炸声所惊,一个个吓得关门闭户噤若寒蝉,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中祈导自己的平安,根本没有人敢在街上逗留以免殃及池鱼,成为这场闹剧的牺牲者,对他们来说,只要不关系到他们的生家性命,谁当政都没关系,对这种高层的游戏自然是兴趣缺缺了。

当然也有例外,象菲莉和莫可两位高来高去另有目的人就潜伏在离王宫不远处的一处较高建筑顶上,把整个惊心动魄的过程看了个一清二楚。

“你看,我没猜错吧!”缩回脑袋,菲莉揉了揉因伸得太久而有些僵硬的脖子,心有余悸的望着身旁同样满脸讶异之色的莫可,“那女人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我看她几个魔法都是瞬发,至少也到了魔导师的境界了吧!想想真是后怕,她不找我们的麻烦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我们居然还想打她的主意,那简直是嫌命长了!”

“是啊!”莫可也失望了垂下了脑袋,“象她那样境界的人,身上至少都有护身的宝物,我估计她随身携带的项链一定是强力的护身符,带有触发型防御魔法,就算她毫无准备,我们的攻击也伤不了她!”

“算了!”点点头,菲莉对莫可的分析深感赞同,“我们走吧,离她远远的,免得再招惹这个灾星了!”

其实,他们这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当初吴依可是真的没有一丝自保之力,那些魔法都是她临时抱佛教学来热炒热卖的,不料反倒让人觉得莫测高深而放弃了刺杀的机会,她的运气似乎开始逐渐好转起来了。

回到了住所,吴依一阵风似的跑过去关好窗户和房门,这才从戒指中取出欺诈宝珠,开始研究起来。

这个宝珠通体呈现半透明的湛蓝色,上边浮现着一些兽族的上古文学,凭着在巴克尔皇家礼议学院翻阅的书籍,她很快读懂了上边的意思。

原来,一千多年以前,兽人出了一名叫古尔丹的神级萨满,然而,他在一次冥想中却被魔族诱惑,堕落成了邪恶的巫妖,带领族人投*了魔族,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