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文学其他电子书 > 夜,妈妈的欲望 >

第2部分

夜,妈妈的欲望-第2部分

小说: 夜,妈妈的欲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怎么会脏呢,只要是和宝贝儿有关的东西都是香喷喷的。     男人说着话就把其中的一根手指填进了嘴里好好的吮吸了一番,然后低头看着在他怀里的妈妈说道,     嗯,真香,从宝贝儿小|穴里流出来的水就是不一样。     说着话,他又把手往妈妈面前递了过去,这次妈妈没有拒绝,她先是娇媚地白了男人一眼,然后微微张开她那诱人的小嘴,任由男人把他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小嘴里,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男人,显得格外的淫荡。男人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伸进妈妈嘴里的食指和中指来回搅动着玩弄着妈妈的舌头,另一只手像是抚摸宠物一样的摩挲着妈妈那乌黑的头发,妈妈也顺从的任由他摆弄,舌头还十分配合地随着男人的手指动作来回舔着,没法合拢的嘴角也向下流出了一道晶莹剔透的口水,那一丝口水受重力的影响缓缓地向下滴,正好落在了妈妈那裸露出来的酥胸上,灯光一照显得格外淫靡。     男人慢慢地把手指从妈妈的嘴里拿出来,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心满意足的说道:     嗯,真甜,宝贝的口水就是甜。     说着他就低下头去吻住了妈妈的嘴,妈妈也仰着头来配合他,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男人的双手则是在妈妈裸露的脊背上上下抚摸着。好一会儿他们才意犹未尽的分开,慢慢喘了一会气才吃吃地笑了起来,起身离开了男人的腿半蹲在了男人的胯间,手还抚摸着男人的那早就已经把裤子顶起来老高的鸡芭,脸上满是荡意没有一点的羞涩说道:     这个坏东西,顶的我真难受。     妈妈也不等男人说些什么,就把手伸向了男人的腰间,想要把男人的裤子给脱下来,男人也早就按捺不住了,他配合着妈妈的动作稍稍抬了下屁股,连裤子带里面的内裤一下子都给扒到了腿弯处,内裤里那早就硬的不得了的鸡芭一下子弹了出来。     我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手中不停撸动的鸡芭,又抬头看了看那个男人的鸡芭,显然自己要比他的小上很多,这让我很有挫败感,心中却也阴暗的想着是不是因为爸爸的鸡芭也不大,所以妈妈才会被别的男人给上了。    
   
          
            妈妈轻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笑容妩媚地白了男人一眼,那白玉一般小手握住了男人的鸡芭,黑红色的鸡芭陪着白嫩的小手,看起来不是很搭配。妈妈的手在男人的鸡芭温柔地上下撸动着,这显然给了男人莫大的刺激,只听见男人低吟了一声,双手向后撑着床,眯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我的手里也紧紧握着自己的鸡芭,看到男人这幅舒爽的样子不禁有些嫉妒,妈妈啊,你的儿子也有一个鸡芭啊,你现在却在那里玩弄别的男人的鸡芭,你的儿子只能看着你自己来撸啊。这时候只听见妈妈撒娇一般地说道:     你今天好像很兴奋呢?     我连忙回过了神来,再次专注的看着屋子里的情景。     男人听见妈妈的话,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看着蹲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妈妈,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似乎对于自己能征服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感到很满足,而且这个女人为了和自己偷情还给孩子放了安眠药,每次看到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服服帖帖的,不说生理上,心理上就首先高潮了。他轻哼了一声说道:     怎么?          妈妈对他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她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鸡芭有些出神,脸上也露出了神往之色,话语有些迟疑:     你这个坏家伙……好像又大了。     说着话,妈妈松开了握着鸡芭的手,似乎要比划一下,但是却突然吐出鲜红的舌头在男人的Gui头上舔了一下。男人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被妈妈舔了这一下,刺激的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妈妈挨着那个男人,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身子那么一抖,她仰头调皮地冲着男人笑了笑,这举动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有了十七岁孩子的女人,倒像是一个少女跟她的男朋友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以后露出的笑容。妈妈一直蹲在男人的两腿之间,时间长了腿难免有些发麻,她干脆跪在了地上,眼睛还白了男人一下。妈妈跪下来以后身子就比蹲着要低一些,不过离那男人的鸡芭却是又近了一点,妈妈伸手握住男人鸡芭的下半段,把Gui头给空了出来,另一只手把她那披散着的头发撩到了耳后,就这么低下了头把男人的Gui头给含在了嘴里,看样子是用舌头绕着男人的Gui头在那里打转呢。     一个漂亮女人乖乖的跪在你两腿之间,把你的鸡芭放进自己的嘴里吸允这着,这别提是多么另男人兴奋的一件事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别人家的老婆,那更是兴奋上填兴奋。要知道,可没有人对Kou交这东西有瘾,或者说感到舒服,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只有一样,那就是取悦自己面前的这个男的。那个男人现在是心满意足了,我在窗外却有些发傻了,这还是我的妈妈吗?我的印象里,妈妈虽然很漂亮,但是向来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可如今她却跪在男人脚边,嘴里吸允这男人的鸡芭,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妈妈把手又往下移了移,把嘴巴从男人的Gui头处挪开,稍稍有些喘息,等到她气息平息过来了,这才又妩媚的白了男人一眼,俯身又把男人的鸡芭含进了嘴里。这下可不像刚才那样只是含在嘴里舔弄男人的Gui头了,这次是真的吹箫了,妈妈的头伏在男人的胯间上上下下来回动着,嘴唇被男人的鸡芭撑得圆圆的,还努力合拢着嘴唇,喉咙里还配合着往里吸气,给男人以紧缩的感觉。          呼……呼……呼……     男人喘着粗气,显然妈妈的举动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享受,他把手插进妈妈乌黑的长发里,但却并没有强按住妈妈的头让妈妈给他来一个深喉,只是在她的头上来回的抚摸着。     我毕竟是站在窗户外边的,隔着一层玻璃,虽然说话声音能够听见,可是一些微小的声音却是听不到了,不过我还是能想象的到妈妈吸允鸡芭发出的滋滋的声音。     妈妈吐出了Rou棒,擦了擦嘴角滑出的口水,妩媚而又期待的看着坐在床上的男人:     怎么样坏蛋,舒服吗?          哦,老婆,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最近自己偷偷练过。     男人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谁知道妈妈却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向男人。     我也猛然想起来,我说最近家里面怎么突然买了这么多的黄瓜,原来这一切都是妈妈为了取悦眼前的这个男人所做的,亏得她还说什么黄瓜富含营养,让我多吃一点,哼。     男人看着妈妈的这个样子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只是嘿嘿笑着没有说话,妈妈白了他一眼,也没有反驳他这次叫自己老婆,想来也是默认了,毕竟她都已经跪在男人胯下给他Kou交了,让他叫上几句老婆又有什么呢。妈妈又张开了她那粉嫩的嘴唇把Rou棒含进了口里,舌头来回舔弄,脑袋在上下套弄的同时还来回转动着,从各个角度来刺激男人的鸡芭,她的手也没闲着,轻轻地抚弄着男人的睾丸,这一番举动弄得男人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嘶,好爽,好老婆……你的舌头真……真灵活,再含紧一点,对,对,就是这样,舌头再扫这里几下,嘶啊……真舒服……     男人舒爽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他马上又睁开了,一个大美人跪在自己胯下,听着自己的命令舔弄着自己的鸡芭,这场景要是不多看几眼,那会吃大亏的。     妈妈听到了男人的夸奖显得也很兴奋,也更加卖力起来,她的头一上一下的,小嘴套弄着鸡芭也越来越快,舌头也扫动的越来越激烈,还不时旋转脑袋变换着角度,好让男人的鸡芭能够更加舒服。          好老婆,你,你含的更深一点。     男人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说完话他的心里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冒失了,再把这个好不容易到手的人妻给吓跑了。谁知道妈妈嘴里含着男人的鸡芭,妩媚的白了男人一眼,然后双手摊开放在男人那毛茸茸的黑大腿上,头往下低,就这么努力地把男人的鸡芭艰难的送进自己的喉咙里。     男人可没想到妈妈会这么顺从的听他的要求给他来一个深喉,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鸡芭已经开始深入眼前这个女人的喉咙了。妈妈把男人的鸡芭慢慢地深入进自己的喉咙里,这一深入让她觉得非常难受,喉咙里因为突然出现的鸡芭让她忍不住有些干呕,正当她准备抬头吐出来嘴里的鸡芭,本来只是抚摸着她头发的男人的双手紧紧地按住了她的头,让她根本没办法动弹,双手不由紧张地拍打着男人的大腿。     妈妈这会儿觉得非常难受,可是男人却觉得舒服极了,鸡芭插在了妈妈的喉咙里,四周都被喉咙里的肌肉裹得紧紧地,再加上因为干呕而带来的喉咙里肌肉的蠕动上下摩擦着男人的鸡芭,真的和插在女人骚|穴里的感觉差不多。男人正觉得舒服呢,就感觉妈妈想要把头挪开,他怎么舍得放弃这美好的感觉,于是那双本来就在妈妈脑后的手一用力,妈妈不但没有移开,反而又把鸡芭往喉咙里戳进去了一些。     妈妈觉得痛苦极了,喉咙里一直传来的干呕的感觉,可是却被男人的鸡芭给牢牢地堵住了,白嫩的脸蛋紧贴着男人那黑乎乎一片,而且有些发硬的鸡芭毛,鼻子还能闻到从中散发出的阵阵骚味,或者说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可是鼻子虽然能闻到些味道,妈妈此时却是根本没办法呼吸的,她紧张地用双手拍打着男人的大腿,可是男人却根本没有反应,还是一个劲儿地压着她的脑袋,直到她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的那一瞬间,脑袋后的头发被男人一提,那鸡芭终于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顺带着从她的嘴里带出了一大坨的口水,顺着她的下巴就流了下去。     妈妈剧烈的咳嗽着,身子瘫在地上斜斜地倚在男人的腿边,眼泪也伴着咳嗽往下掉,头发也已经被男人弄得乱糟糟的了,再没有贵妇的形象。     我的心里一阵报复性的兴奋,活该让你偷男人,看,那男人根本没把你当心爱的女人,只是找你来发泄一下罢了,快把他给赶走吧。     男人很是爱怜地弯下腰把妈妈给扶了起来,妈妈也顺着男人的意思坐在了他两腿之间的空隙里,那又圆又挺的屁股正贴着男人那刚刚从妈妈嘴里拿出来的,上面还带着妈妈口水的光泽的鸡芭。男人怜惜地低头把妈妈脸上的泪珠一点点的舔进嘴里,这个举动让本来心里对男人有着怨念的妈妈一下子把那些不满给放下了,妈妈缓过气来以后,拢了拢乱的不成样子的头发,撅着小嘴幽怨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强迫人家做那样的事,难受死了。     说着她还咳嗽了两声,似乎是要证明自己说的话是对的。     男人是花丛中的老手了,他当然知道怀里的女人并没有生气,她只是想要撒娇让自己来哄哄她罢了,他顺着妈妈的意思在妈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妈妈脸上顿时没有了那种幽怨的表情,嘴角也挂上了笑意,轻轻地捶打了男人几下,身子在男人的怀里也扭动着。     毕竟隔着一层玻璃,而且男人还是耳语,我根本就不知道男人对妈妈说了什么,只知道男人和妈妈的发展并没有像我刚刚想象的那样。     男人抱着妈妈的腰忽的一翻身把妈妈压在了床上,这举动引来了妈妈的一声惊呼,但是马上止住了,她用脉脉含情的眼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男人看着妈妈的眼睛深情的说道:     刚刚你让我舒服了,现在轮到我让你舒服了。     说着话,男人跨坐在妈妈大腿根处,双手直直地伸向了妈妈依然被胸罩遮住的那对Ru房,说是被遮住,其实并不恰当,那种镂空的情趣内衣又能有多少遮拦呢。男人没有掀开妈妈的胸罩,而是就在那胸罩外边握着,不紧不慢地揉着,那并不能被男人一手掌握的胸脯想要随着男人的揉动来回晃动着,却被那黑色的情趣胸罩给遮挡住了。    
   
          
            妈妈刚刚就在男人的手里经历了一次小小的高潮了,整个身子还是处于兴奋状态,那薄薄的一层纱一样的胸罩根本没办法遮挡住她那早就挺直发硬的两个|乳头。她眯着眼睛躺在床上感受着男人那双大手在自己精心保养的两个美|乳上来回揉捏着,还能感觉到下身被男人的睾丸给来回摩擦着,脸上露出了饥渴的神色。     男人用手轻轻揉着妈妈的Ru房,看着妈妈脸上的神色,知道她有些把持不住了,突然地用拇指和食指隔着胸罩捏住了妈妈那突起的|乳头,先是轻轻揉了揉,接着稍稍往外拉了拉,突然又加重了力量挤捏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