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公公"偏头痛 >

第36部分

"公公"偏头痛-第36部分

小说: "公公"偏头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要去哪里,下官载您一程如何?”
林老夫人有些迟疑,“你是哪位?”
“下官大理寺卿,汲智。”汲智清秀的脸上挂着淡笑,书生般的相貌看起来格外可靠,“下官也是正好出宫,看见了老夫人,可以载您一程。”
林老夫人上上下下地打量汲智,而后问道,“你认识我?”
汲智点头,“下官之前进宫时曾远远遇见老夫人与皇后娘娘一起在御花园散步,没想到今日有机会再相见,老夫人若是不嫌下官马车简陋,就上车如何?”
林老夫人有些动心,迟疑间,汲智从马车上下来,伸出手臂搀扶她上车,林老夫人也不再客套,便上了车,汲智扶她坐好,自己才在另一边坐了下来,吩咐车夫前行。
马车继续前行,马车中的二人先是沉默了一阵,都稍微觉得有些尴尬,林老夫人环顾马车随口道,“汲大人刚刚说你官至大理卿,看你年纪也不大倒是能干的很。”
汲智笑道,“蒙陛下信任,下官一直惶恐。”
“汲大人年轻有为,又何必这么谦虚呢。”林老夫人笑了起来。
汲智面上带笑,随意地向窗外看了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问道,“老夫人这是进宫小住了一段时间,回自己宅院躲清静么?”
林老夫人轻哼了一声,而后淡淡地道,“我年纪大了,陛下照顾我身体,要我在宫外安心养身体,不必多掺和宫中的烦扰。”
汲智点了点头,“陛下却是为了老夫人着想。”
林老夫人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视线又转了一圈,才又突然问道,“汲大人在朝中做官,想必跟很多人熟识了?”
汲智微笑,“熟识谈不上,但是大多人都是知道的。”
“哦,对了,我今日在御花园闲逛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那个逍遥王,我看当时正是早朝的时间,那个逍遥王不用上朝的么?再说一个外臣总在内宫里面闲逛,传出去是不是名声不太好,朝臣之间,就没有议论么?”话说到这,林老夫人又惊觉自己跟一个外人是不是说的太多,又接着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只是突然见到他,觉得有些好奇,汲大人勿要见怪。”
汲智摇头,“自然不会。朝堂有时候就像后宫,各种风言风语,下官也却是听到了不少。只是为人臣子的不好议论陛下的这些家事。下官也曾上奏陛下,后宫空虚,皇嗣单薄,望陛下能够为了大局着想充盈后宫,到时候后宫女眷增多了,不相干的外臣也就不好总出入了,奈何陛下不允。”
林老夫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问道,“后宫充裕了,不相干的人真的就能远离么?”
汲智笑道,“陛下正值壮年,后宫却只有皇后娘娘一人。陛下与娘娘伉俪情深,但是娘娘贵为一宫之主,一国之母,自是有许多事情要操劳,无暇照顾陛下,所以陛下才会将精力用到别处,若是后宫之中有了许多适龄的女子,陛下自然乐得。只是奈何陛下对皇后娘娘情深,听说早在陛下还是王爷的时候就曾对皇后娘娘许诺此生只娶她一人。大概陛下也是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誓言吧?若是皇后娘娘能开口,只怕能有用。”
林老夫人垂下了头,似乎在思索,汲智伸手叩了叩车窗,不多时,传来车夫的声音,“大人,到了老夫人的宅院。”
汲智起身为林老夫人掀起车帘,搀扶着她下车,将她一直送到府门口,才回身上了车。车夫回头问道,“大人,送完了这位老夫人,我们还用在皇城之中绕么?”
汲智摇头,“回府吧。”
车夫一甩马鞭,马车朝着汲府奔驰而去。
马车在汲府门外停了下来,汲智从马车上下来,对门房吩咐道,“如果这几天有一位自称是林老夫人的人或是她的侍从来找我,尽管请进府里,并且立即禀告我。”
门房点头,“知道了,大人。”
汲智点了点头,回过头向府门对面的茶楼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转身进了门。
因为汲智尚未娶妻,所以府内人丁稀少,府邸也不算大,但是府内收拾的倒是格外的干净整洁,汲智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回手将房门关上,拴好,一道黑色的人影悄无声息地站到他的背后。
汲智转过头扫了他一眼,毫不吃惊,“你何时到的?”
对方回道,“你出府不久。”
“可曾被街对面的人察觉?”
那人轻笑,“若是明知道有人盯着还被发现,那我以后还如何为可汗办事?”
“你可不要轻敌,那伙暗卫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在陛下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已经为陛下办事了。个个武艺高超,若不是我提前料到了那人一定会派人盯着我,大概没有人能够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汲智皱着眉头道,“可汗有何指令?”
“可汗觉得你的计划不错,问你打算何时施行?”那人回道。
“我的计划已经在一步步施行了,等我这边布置好了,可汗可以动手的时候,我会提前告知,这点可汗可以尽管放心,最多不出半年,就可以让可汗得到他想要的。”汲智淡淡地开口道。
那人点了点头,“中土果然人才辈出。我只是一直想不明白,汲大人既然都已经跟可汗合作了,又为何不肯直接为可汗效力?那时候可汗能给你的远远超出了你在中土所能得到的。”
汲智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摇了摇头,“如果我喜欢吃的,你偏偏要送我衣物,那衣物再好,又有何意义?我想得到的,除了那个人,这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够给我。从那日我在家中与他照面,我就暗中发誓,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我能够得到。”
那人有些不解地摇了摇头,“那人能给你的无非是金银钱财,我突厥虽不若正安富庶,但总不至于亏待你,你又何必固执?”
“我若追逐那些金银钱财,又何必千里迢迢远赴京中,从一个从九品的小官做起?就像你家可汗,若是只想要那一寸土地的话,早就铁骑南下去争去抢,何必又苦心等我去布置设计?我们所追逐的只为一人而已,只是你家可汗要的只是人,我要的却是更多。”汲智摆了摆手,“这些你不用清楚,只要回去告诉可汗,他要的,我会帮他得到就可以了。”
那人抱拳,“那就全靠汲大人了。”
汲智点头,“你一个异族人在皇城之中一定小心,勿必要小心,不要被人盯上察觉出什么,惹祸上身。”

☆、第51章 城

第五十一章段秉正番外(一)
段秉正继承皇位已经三年。他二十岁那年;他的父皇昭宁帝突然重病,将皇位传于他,他在六皇叔宜王段以鸿与七皇叔逍遥王段以之的协助下,终于将所有大权收于手中,在其祖辈与父辈的基础之上,王朝之内百姓富庶;边境安宁,史称“永熙盛世”。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段秉正做这个皇帝自然少不了烦心事,比如;现在,他整日就要被史官因为为他父皇写传记的事情烦扰。
为人子,又是一国之君,再加上其父皇确实称得上一位明君;他在位期间;驱逐契丹,收服突厥,保正安边境无忧;整顿吏职;广纳贤良,在传记上为他好好写上一笔自然是应该。只是,历朝历代为先皇写传记都是对方崩后由继任者主持,可是到了他这却不一样。只有他与他那六叔清楚,他那父皇现在正在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与他那叫了二十年小皇叔的逍遥王爷逍遥自在颐养天年。
这传记让他如何去写
段秉正正头疼,他的贴身太监孙立走了进来,恭敬道,“陛下,长公主殿下过来了,想要见您。”
段秉正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先帝长公主段青亚自幼与段秉正感情深厚,尽管有传闻段青亚是先帝认养的女儿,其父母不详,但是对于段秉正来说,这就是他的亲妹妹就像小时候他在父皇面前保证的,哪怕将来有一天,父皇与小皇叔都不在了,他也会照顾与保护好她,保她一世无虞。
段青亚着一身鹅黄色襦裙,衬得她更显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晶亮,笑吟吟地走了进来,“皇兄你在忙吗?”
段秉正朝孙立看去孙立立即搬了一个软凳放在段秉正身边,段青亚坐了下来,探头在案上扫了一眼,“那些史官还在拿为父皇立传的事情烦你要我说,你不如派人将这封奏折送去给父皇,问他想要将来史书上怎么写他,照办就是了。”
段秉正伸手将那奏折合上,摇了摇头,“父皇有什么反应我不知道,但是小皇叔只怕会回我两个大字,自便。我又何必去干扰他们二人世界。”
段青亚摊了摊手,“他们倒是逍遥自在,将一大堆烂摊子丢给你跟六叔。现在连六叔都不怎么管你了。”
“我即是坐了这个位置,自然是要自己面对。”段秉正摆了摆手,“不提这些,你来找我何事”
“皇兄,我想出宫。”段青亚撒着娇开口道。
段秉正有些无可奈何,他那小皇叔处处都好,却唯独对他这唯一的妹妹,宠溺非常,所以他这个妹妹年过二八,却依旧任性恣意,基本上说的算是为所欲为。在宫中还有皇后稍加约束,离了皇宫,只怕无人能管得住。
段秉正叹气,“你所谓的守孝三年已期满,我正准备将你与兵部尚书家公子的婚事提上日程,你怎么还要出宫胡闹”
段青亚撇了撇嘴,“正是因为我要嫁人了啊,所以才想着在大婚之前再出宫看看。你总不希望我大婚之后还天天偷跑出去吧”
“只是我现在不比以前,只怕没有时间再陪你出去,我又怎么放心你一人出去”段秉正想要试图说服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
段青亚却摇了摇头,“你手里不是有一批父皇留给你的暗卫么?随意派两个人跟着我,就完全可以放心了。更何况我也不是乱跑,我只是想在大婚之前看看父皇与爹爹。这边立传的烂摊子我也可以帮你带去给他们,有我在爹爹一定不会敷衍了事。”
段秉正垂下头,思索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好,那我就派几个暗卫跟你一起,将你护送到父皇那里,你要保证乖乖回来之后就不乱跑了,不然的话我就将你关在你皇嫂宫里,天天陪她聊天。”
段青亚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了。”
送走了段青亚,段秉正看了一眼堆在案上厚厚的奏折,伸手抽了一本出来,开始批阅。人人都觉得这帝位高高在上,尊贵无比,艳羡非常,那背后有多少的辛劳与寂寥,谁又看得清楚?他父皇在位二十余年,登基之前为了皇位奔波,登基之后为了天下操劳,差点因此失去了自己一生所爱。
直到自己终于成长起来,江山后继有人,他才放心将这一切托付给自己,带着小皇叔去安享后半生的逍遥自在。
直到自己真的登上这个位置,才能真真正正地体会到当日父皇所面对的一切。
段秉正在案前坐了几个时辰,才将那一堆奏折慢慢地清空,他伸了伸胳膊,向窗外看了一眼,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孙立上前道,“陛下该用晚膳了。”
段秉正站起身,想了想,道,“去仪元殿吧,跟皇后一起用膳,晚上就宿在那里吧。”
孙立领了旨意,先遣人赶到仪元殿去通知,等段以贤赶到的时候,仪元殿已经做好了接驾的准备。
皇后吴氏是当朝大将军之女,几年之前,段以贤还在位的时候,做主将吴氏许配给还是太子的段秉正。段秉正对她未必有多少爱情,但是少年夫妻过来,现在的吴氏对于没有了父皇与皇叔,妹妹也将大婚的段秉正来说,无疑成了他身边很重要的一个亲人。
尤其是几个月前,吴氏被太医诊断出怀有身孕,段秉正开始愈发的期待,也更加喜欢到仪元殿里来。
哪怕贵为天子,他也只想要一个家而已。
吴氏容貌端庄,性格温婉,知书达理,后宫交由她的手中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段青亚遇见她都会变得听话起来。
孙立走在前面替段秉正打开门,段秉正刚迈进去,就看到皇后撑着腰迎了上来,躬身施礼,“臣妾见过陛下。”她身后跟着段青亚,朝着段秉正吐了吐舌头,也躬身道,“给皇兄请安。”
段秉正摇头,将皇后扶了起来,“身子越来越重了,以后不用再施礼了,你跟朕夫妻二人何必这么多礼数。”
皇后固执地摇头,“礼法不可废。”
段秉正知道她的习性没有再争辩,扶着皇后走到餐桌前,“今天身体怎么样,东西吃了吗?”
皇后笑的温柔,带着一丝害羞,“早膳跟午膳都按时吃了,一直待在殿里觉得有些闷,还好青亚过来陪我聊天了。”
段秉正扭头看了段青亚一眼,“你要是不嫌她吵,就让她每日都来陪你,也省的她四处乱跑闯祸。”
皇后笑了起来,“青亚妹妹只是活泼了些,闯祸到说不上。我刚听她说,她过几天打算出宫?”
段秉正点头,“大婚之前让她再出去逛逛,也算是给她个收收心的机会。”
皇后笑着点头,伸手拍了拍段青亚的手,“没想到这么快,青亚妹妹也要嫁人了,那时候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再进宫陪陪皇嫂。”
段青亚忍不住笑了起来,抓着皇后的胳膊道,“皇嫂如果不舍得我就跟皇兄说不让我嫁人,我就可以一直在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