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半夜被攻by花落轮流(两人本是情敌 穿越文 弱攻帝王受he) >

第1部分

半夜被攻by花落轮流(两人本是情敌 穿越文 弱攻帝王受he)-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ldyd_ 退出 控制面板 短消息 推荐 搜索 社区服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 我的主题; 我的回复 
更多您还没有设置个性签名 编辑  热门版块:  
【公共区】 
【休闲区】 
【休闲区】 
■…『公告区』 


水晶岩城
■…『耽美小说区』
半夜被攻(上)(穿越时空+男男生子) BY: 花落轮流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复制链接 | 浏览器收藏 | 打印 
daisyruan
奴家软软~给各位官人请安~ 

级别: 论坛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03…11 11:08
只看楼主 | 小 中 大 
 半夜被攻(上)(穿越时空+男男生子) BY: 花落轮流
半夜被攻(上)(穿越时空+男男生子) BY: 花落轮流


  文案:本文帝王受,生子。雷者慎入。

  两个原本是情敌的人,在一次两人同时借酒消愁的机会下。轩辕迹被强X了,湛环宇被诱X了。不幸中的大幸是一次就中了大奖。可是接下来两人不相爱的人会怎么样呢?继续做情敌吗?

  本人文案无能,大家凑合一下吧。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堪环宇,轩辕迹 ┃ 配角:轩辕青旅,堪环郢,华颇(晟魄桦),暗天 ┃ 其它:穿越时空,帝王受

  第1章 名不正言不顺

  夏末的午间阳光很灿烂,不肯放弃的蝉拼命的嘶叫着。

  大地被阳光照射出腾腾热气,可惜皇宫内院的御书房内,却如同深秋般寒风阵阵。

  “咚”空旷的大殿内发出带着回声的跪地声。可想而知这一跪可是够诚心,不过高高在上的帝王却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啊——”

  高高在上端坐着的麓国皇帝轩辕迹满脸控制不住的怒气,说话的语气绝对让胆小的人不敢应声,而那句‘啊’更是厉气十足让人胆寒。

  轩辕迹平时绝对不是一个暴怒的人,可以说他是一个很会隐忍的人。可是下面跪着的这个人实在是太……太……胆大了。他实在不想多说,如果能砍了他的话他一定早就把他砍掉了。

  轩辕迹今年二十五岁,为帝也已经有了八年历史,自认自己是个贤能的君主。

  相貌一部分遗传自先皇的威武,又柔和了一部分母亲的优雅。让人看上去既有帝王的铁面无情,又有贤君的温文儒雅。端看他给你的是哪一种表情了。

  他为君这几年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他处理政事也是兢兢业业勤奋有加,对待臣子也算爱护有加。他一直努力做一个明君,要不然他也不会对着自己喜欢了五年的人,不去用强硬手段来逼迫。他不就是想要人家心甘情愿雌伏在他的身下,而不是迫于权势——当然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臣子身份高贵不太好强迫也是一个原因。不过最后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人物给放跑了,就够让他气愤的了,竟然还……

  下面跪着的人是堪家二子——堪环宇,相貌自然是好的,一张娃娃脸,总是透着一股狡黠的味道,翘起的眉宇如同弯月挂在大大的眼睛之上,小巧的鼻子扁扁的,嘴唇微显得有些薄,不过倒是很衬他那副能说会道的模样。他今年刚过十九,穷苦人家早就需要负担家计,而他还是活泼天真的整天让家人头疼。好在,也就是搞些小动作整整一些纨绔子弟,学问虽然没有学好,诗词歌赋却经常有神来之笔。常常让饱读诗书之人汗颜。

  不过正经的时候看上去还是很风度翩翩的,连娃娃脸都只会让人觉得温和可亲容易接近。京城的女子迷他的可说是一大群,可惜暂时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锁住那颗心。或者说他把心过早的抛掉了,而没有哪个人能够捡起来。而且他板着脸的时候,竟然也会让人很有威严,给人一种严肃谨慎的疏离感,这也许是托了父亲和大哥都是将军的福。最起码堪环宇本人觉得自己是没有什么威严而言的,尤其是他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软。

  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别人可都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性的人,很多他坚持的东西绝不会轻易改变,就如同他喜欢上轩辕青旅。即使知道九五至尊也爱慕着这个人,也没有因为身份地位这些东西放弃,为此他穿了很多次皇上给他的小鞋。

  堪环宇的胆子是一向很大的,毕竟他是从一个人人平等的地方生活了二十年左右后才过来的。不过在这样的威严脸色和肃杀的气氛下,他就是有熊心豹胆估计也使不上劲。凝重的气氛压制的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帝王的气势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那种君临天下高贵感,对一向生活在普通人中间的堪环宇有些压力,对此自然只有俯首称臣的能力。

  更何况他是知道自己犯下的是什么样的滔天大罪,不像刚刚送他进来的老王爷那样以为的,只是放跑了皇帝情人那么件小事。那样的事情即使放到他原来的社会,也是要被众人批判的,所以他现在完全是自作自受。

  对,他做下的事情对于众人都认为的那件事引起皇上盛怒的事情,相比而言众所周知的那件事都可以算是小事了。

  即使他明白轩辕迹不会用这个罪名去名正言顺的砍他的头。不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想置他于死地还是很容易的,现在只希望轩辕迹是个明君,不会为了一时泄愤而让朝堂动荡。

  他之所以回来,也只是赌一把。当然这里有他不得不回来的理由,虽然只是五年的相处,可是堪家对他的宠爱是实实在在记挂在他的心头的,如果为了他真的满门受累的话,他想即使他活着也永远不会舒心。

  “怎么不说话?以前不是很能说会道的吗?外面逛了一圈不会说话了……看来那舌头留着也没有用了……”轩辕迹努力维持的平淡声音里,危险的感觉更浓了。

  “臣……臣……”怕再不开口就真的无法保住舌头的堪环宇,不得不出声,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啪”,轩辕迹大掌一拍,双目赤红怒气比方才更盛。

  “你这个私自擅自离职三月之久的人还敢自称臣?”轩辕迹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但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连忙规规矩矩的坐好。

  “我……我……”堪环宇连忙改口,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盛怒中的轩辕迹听进去。难道要说那天是他主动勾引自己的?而自己喝多了酒所以没有把持住酒后乱性?相信他如果敢这么说,那么这头是掉定了。

  “看来爱卿出去一趟胆子是变大了,话却变得不会说了。”

  “……”

  沉默是金,沉默是最安全的。还是看清轩辕迹的打算再随机应变吧,毕竟没有在他一回来就秘密杀了他,就说明皇帝还没有想要他的命,。只要他小心应对他的小命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自己可要小心保护和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命呀!

  显然不说话的堪环宇再次激怒了轩辕迹,刚刚已经略微回复的红目再次燃烧起火焰。君心难测再次在这里体现出来。

  “爱卿不是很会跑吗?这次怎么乖乖回来了?再跑呀!这次你跑了,朕、绝不、抓你、回来。”轩辕迹咬牙切齿的缓缓说道,心里给自己的那句话默默加了一句:朕不抓你回来,朕让人在外面直接杀了你,你当然就不用回来了。

  小心翼翼跪着的堪环宇听了这话,内心狠狠诽谤了轩辕迹一番。自己要是能不回来他还会回来自首吗?谁让这个阴邪的皇帝竟然将叛国这样重大的罪名扣到堪家头上,这分明就是公报私仇,分明就是要他不得不回来。

  所有人都知道堪家忠心耿耿,而且面前所拥有证据,无非就是他放出去的那两个人逃到敌国去了。

  堪环宇知道,即使他不回来,堪家这个罪名也不会坐实。朝中很多明知缘由的大臣不会坐视,众人解释加上求情最后最多就是降级。堪环宇之所以回来只不过是防,轩辕迹看到他还是不现身,一时气愤头脑发昏不顾劝告真的动手,所以他还是现身了。

  “来人——”

  “属下在。”殿外立刻有两名侍卫进来听令。

  “将疑犯堪环宇押入天牢,等候发落。”

  “是,属下遵命。……堪大人,请——”侍卫们躬身领下号令,转身客气的对堪环宇做出请的姿势,态度却很是强势。

  皇帝的近侍气势就是不一样。

  堪环宇站起来揉揉跪的有些发麻的双tui,以抱歉的眼神看了轩辕迹一眼,默默的随侍卫们往天牢走去。

  “等一下……”

  三人同时停下,疑惑的等待帝王发布新的命令。

  “……恩……那个带去文德院圈jin,朕还有一些问题要亲自问他,过后再带去天牢。”轩辕迹也不管合不合礼制,私自就将他一个外臣变相囚jin到小书房去。

  “是。”

  侍卫们虽然不解,不过还是惟命是从,即使有再大的疑惑他们也是不会问的。

  至于堪环宇自然是有点知道轩辕迹要问什么,或者说他知道轩辕迹要问的话在天牢那种地方是不适合的。再说天牢那种地方天子是不许去的。

  所以对一开始直接送他去天牢他才觉得意外,现在突然把他转进以圈jin为主的文德院,倒是心知肚明为什么的。

  当然轩辕迹说的问问题是借口,说不定是想亲自鞭打他一番出出恶气。要是把他放到天牢,轩辕迹就享受不到亲自动手的乐趣了。不过估计也是轩辕迹自己有点心虚,才加了这么一句含有解释意义的话,不然对两个小侍卫改变命令根本不需要理由。

  

  堪环宇看着不大也不算小的院子,有些忐忑不安的不时往外张望一下——从他自己弄破窗户纸弄出来的洞里。

  文德院名为小书房其实一点都不小,内外一共分三间。最大的一间大约有四十平方米,是皇帝作为太子时读书写字的地方,当然现在偶尔也会在这里批些奏折什么的。

  进去左边一间是皇帝小憩的地方,比正厅的书房略小,大约三十多平方米。最右边一间是下人守夜的耳房,白天没有人,只在晚上守夜用,毕竟这里放的都是皇帝的东西。

  现在这间耳房自然是收拾好了给堪环宇使用了。

  耳房放在现代也不算小了,足足有二十个平方米,对于大都市里面住惯小房子的堪环宇来说这个条件也不算差。当然和他穿越过来后,住得大将军府的房间相比,自然是差多了。

  不过谁让他要喝酒呢,还是在外面喝,并过了量,特别不应该的是和皇帝一起喝过了量?当然最主要的是皇帝的错,喝醉酒的皇帝把他错认为轩辕青旅。想要强上他的时候,他一时反抗心理作祟就……反压过去了……

  他现在可真的是后悔死了。要知道他这几个月过得那个日子可真是,要有多惊心动魄就有多惊心动魄。

  虽然在他看来不就是被插一下吗?作为一个思想先进,行为开放的男人这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作为一个思想陈旧的皇帝,被插了那可就是罪无可恕,死一万次都不过分。

  堪环宇眼看天色将黑,今天战战兢兢的紧张了一整天的他连口水都没有喝上。他紧张兮兮的再次透过他刚刚弄出来的小洞往外张望了一下……

  外面还是没有人来。只有门口的四个侍卫尽忠职守的站立在外面,如同雕像,对他的几次问询都不理不睬。

  堪环宇揉揉肚子——饿了,可是没有人来送饭。从他中午被压进来后,就没有人出现在这附近,连外面路过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送饭的人了。侍卫们倒是刚刚换过班吃过饭了。可惜换来的这批新的侍卫也是木头。

  堪环宇不jin想:轩辕迹不会是想兵不血刃的将他饿死在皇宫里吧?然后随便说是生病死了?越想越觉得可能,心下不由更加担心起来。虽然说作为帝王,想弄死一个人并不需要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可是如果这种手段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麻烦的话,聪明人是不是还是会用呢?

  那么,是不是应该向外发送紧急求救信号呢?

  最后堪环宇再三考虑,还是决定等等看。毕竟现在只是他自己心虚,皇上还没有把他怎么样呢。

  第2章 半夜滚床单

  轩辕迹心绪混乱的将堪环宇扔进宫里之后就忙着批改奏折,不时的还要接见前来为堪家求情的大臣们。

  轩辕迹现在是想要抓的人已经抓住了,对于堪家自然也就不想为难了。当初也是一时气愤过头才搞出来的,说起来还真的有点对不起堪家,不过谁让他们养出来这么大胆的一个儿子呢,受点教训也是应该的。轩辕迹一边对着大臣们点头表示赞同,一边心中暗想。

  对于这次前来求情的人,轩辕迹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