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游戏竞技电子书 > 之六喋血玄武(结局篇,含后记) >

第5部分

之六喋血玄武(结局篇,含后记)-第5部分

小说: 之六喋血玄武(结局篇,含后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放??……放!!我求你了!!!」

   元吉就是这样的人,看见世民终於认输了,他才舍得慢慢放开手。这时世民已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状如虚脱。

   「嘿,大哥就是没听我的话才得不到你。我早说了,对你仁慈是不行的,总就要这样对你你才舒服的!贱货,你说对不对!!」

   李世民紧咬着唇,无可奈何地点下头。元吉一双粗糙的手抚上了他的身体,开始解开他身上剩余的衣物,不,李元吉几乎是用扯和撕的。衣物落到地上,都成了布碎。很快李世民整个人就变得赤身裸体,除了一部份的袖子因双手被缚而除不掉外,他身上每一寸肌肤,就连最私密的阳物,都无一落入李元吉眼里。

   此刻李世民剑眉紧皱,已无面目张眼直望自己赤裸的身体。他只觉全身都热了,这样像猎物一样横陈在李元吉眼前,每一处弱点都被看通看透,又哪有不烫热的可能……每当应接到元吉那些羞辱的语句,他都必须一一承认。他是贱货……他是母狗……他是任人侵犯的公妓………可怕的是他越是承认,他的身体亦会跟着承认,承认自己就是如此不堪下贱,纵是刚才被虐待得痛至委缩的阳物,亦很快便重新热起,高高撑在双腿之间;在挣扎当中滑出的小花不见了,淫液吐露得更是猖狂。穴口也开始发痒了。因为他身为这么一条贱狗,最喜欢的,就是后穴能被粗大的男物撑满,侵犯他体内那淫荡至极的一点……

   男人的尊严被催折至此,生亦何因……

   李世民躺在地上任由李元吉双眼在他身上浏览,表情非喜非悲,已是欲哭无泪。这委屈、绝望、而又对自愤的模样李元吉眼见过数次、梦见过百次,就是当他这心高气傲的二哥在尊严与欲望之间抗衡,受着良心的责备而又期待着男人的插入时,这脸自虐,这脸无助,让李元吉大感喉乾舌燥。

   他重重吐了口气,平息心底翻腾。每次,他都只是站在李建成身边乾妒嫉,看着那傢伙像头畜牲般丝毫不懂享受就泄了欲。此际却终於是属於他李元吉的时刻了!!

   他走上前,一把抽住世民的头发,将他扯起来,然后在身前随手一放,先落地的是世民的双膝,这么一来他就在元吉面前跪了下来。

   这样低姿态地跪在弟弟面前,寸缕不穿,抬眼就是一根滴着淫汁的肉棒。如此屈辱实在是无法比拟的。只见元吉还自豪地指了指胯间之物,邪笑着说:「别说我坏!你求我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了!还不翘起屁股过来领赏?」

   命令式的语气,李元吉根本没考虑世民会否答应这样的要求,不过事到如今,他这傲慢的二哥也只得顺从他的份儿了。

   却见李元吉只这样坐着,没有动作。当中暗示了什么,李世民一清二楚:他要自己用行动去证明,自己实在淫乱得跟禽兽没两样!!

   「还不过来?我可不介意让那些粗汉代劳啊!」

   世民听罢马上摇头,他只好用双膝前行,一步步走近元吉胯间的凶器……地上的沙石、树枝割得他双膝都流血了,这种痛完全比不上心上那种痛的万份之一。他在元吉身前背过身来,翘起屁股,脑袋往下坠,再慢慢站起,主动去承接元吉的肉物……

   「唔……」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他只能摆着臀股去搜索着。这犹如发情的样子实在难看得要死了。李世民听到元吉在他身后的窃笑声,然后臀上一热,原来是元吉「好心」往前顶了顶,让烫热的肉物撞在他臀股上。

   「嘿,李建成做鬼见到你这模样,恐怕就是死了也会气到活过来吧!」

   在李元吉眼中,看到的就是他这狗眼看人低的二哥正下贱无比地把屁股翘得老高,卖力地摆着健实的屁股,渴求着他的侵犯。元吉轻易看到世民股间的幽穴。这个对自己来说,甚至对他大哥来说曾经是高不可攀的身体,现下终於可任意被自己玩弄……戏谑……而比他大哥更厉害的是,他不必用到什么旁门左道就能让李世民甘心为他所摆弄。李元吉自觉他终於能证明给他这两个不把他放在眼内的哥哥看,他并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无谓人!他绝对有能力凌驾他们!!

   不,只差一点点!就是他始终不能像他那傻大哥那样麻醉自己,说被淫药控制的世民是真心爱他。此刻的元吉虽然满足,却不能忘记眼前这乖顺无比的二哥是在自己的威胁下得成的……!

   「哼!」一想到这里李元吉就生气。又见着世民一直无法把拳头大的肉根插入,不禁便迁怒於世民身上。想当然尔,双眼看不见,又没有双手的帮助,还未经润滑,怎能轻易把如此大的肉物插入?每次世民好不容易就到位置,咬牙往后一推,肉根都从旁边滑过了。有时滑在臀上,有时则顶到底下饱胀的袋囊。两人的淫水早弄湿交合的位置,一触一碰的感觉都暧昧至极,这样顶弄着世民也不好受,羞耻的感觉也只一直增强。而李元吉见着自己如箭在弩的肉物落得在幽穴的四周滑溜,迟迟未能插入,也大感难受。除此之外,他更认为李世民是心不在焉,有意在无视自己!李元吉五指一张,一掌就拍在世民健臀上。

   「你现在是在消遣我吗?!」

   (待续)

   后记:

   ……我这个人,实在是有情趣得该自掐。

   啊呃~~不过字写了下来就不想删了嘛~~~修订稿绝对会比这浓缩很多,眼下跪着走过来受操之类的浪漫,也只有现在才能见到吧……

   话说,我写着写着,就觉得插来插去插不进这情况似曾相识……

   是了!!就是大哥第一次操世民宝宝时!!!

   唉,事隔那么多年,世民宝宝一点也没有进步啊……

   不过元吉宝宝也总算可以跟大哥平起平坐了,连这点不幸的遭遇都是一样的……!!!(爆)

   盼望明天能写完插入段。呜啊,可是功课……!!

   怎么我总是这样忙?!(其实,只要不要每晚十点半就睡觉,早上六点半起床但是要煮好吃的早餐就好了;理应晚上两三点睡,明早十一点起床直接吃中饭……)

   谢谢大家有在支持啦~~!!(偶每天都看着人数的~~)诺诺如以前一样爱你们喔!!!请多留言吧~~!

   喋血玄武(7)李元吉x李世民(绝对慎入)

   喋血玄武(7)

   ──「玄武门之变」改李元吉的骂声让世民整个人打了个颤,随即便赶也赶不及似地更加卖力的摆动起屁股来。唯恐元吉再次作出威胁,他只希望能尽快承接住他的肉物,尽快把此间淫事了断。如此狼狈地渴求男人的插入,除了在春药的效应下,也实在是第一次。李世民一心在想,他是被逼做这种天理不容的事的,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部下,不让他们得知这可怕的事实……他已管不得自己这时看上去有多淫荡了,一咬牙根,他硬起头皮低声求叫起来:「我、我想要元吉的肉棒……请你……帮我……」

   「嗯?你说什么?」元吉不但不帮他,还几次在差不多能插入时特地抽挪开身子,以阳根鞭拍在世民的屁股上、甚至袋囊上。这样子只有把世民弄得更狼狈,他涨红着一张脸,半是因为弯低了身子,半是因为他已经无地自容至极点……世民直觉得李元吉在把他拉向漩涡的中央,让他处身於窘局中越来越无法自拔,而他能做的事,也只有一步比一步做得下贱,这样才能取悦他。

   「求你……帮我一下,不要再折磨我……元吉,二哥求你了……求你让二哥……这淫穴……舒服一些……」

   双腿分至大开,屁股翘高,而脑袋几乎挤进双膝之间,自己双腿间挺出的肉物都顶住自己的颈喉了,李世民几乎已闻到那处溢出的淫腥,还有肉物里热泉一样的精液。李元吉其实只消一个挺进,就可要了他了,不知为何他还要折腾他,甚至还伸出手来捏弄肿成一包的春袋,就是不插入。做到这里,李世民觉得已经是他的极点。要是做到这样元吉还要继续折磨他,他就要疯狂了!!!

   「求你……元吉……求你别再弄了……插进来!快……!」

   李元吉听着李世民近乎精神错乱地一个劲求他操,心也醉了。想起也有七八年,自从他见过二哥的男人怀下的淫态后,就没有一刻不想得到它。想亲手捏住这双奶头,亲耳听到二哥因而被弄爽了而叫春。无奈这些年来他也只有眼巴巴看着别人操他的份儿,还要在旁假惺惺地呐喊叫好,听他二哥淫荡地叫别人的名字……现在听着世民春情勃发地喊着他的名字,还迫不及待屁股猛摆的求他操,李元吉实在是陶醉不已。而胀硬多时的肉物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他一手托腰,另一在把玩世民那处的手则将袋囊捏紧,往自己这边拉过来。正准备享用这梦寐以求的蜜穴时,李元吉竟从李世民口中听到一句他想也没想过的话。

   「啊嗯……元吉……求你操我吧……我……我也喜欢你――」

   「你――!」

   听罢李元吉当下整个人都怔住了,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这句话对他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随即他便仰天长笑起来:「老天爷,虽然我说喜欢你,但你不会认为那是爱吧?你以为我会像李建成那愚人那样,渴望得到你这贱人的爱吗?!还是你以为我会像我们的蠢大哥一样,听到你一句假意示好,就会好好疼爱你了?!」

   李世民听得一脸错愕,想不到下一刻他就遭元吉无情地朝后股踢了一记,脸先落地,吃了一口沙泥。但闻元吉在他身后大笑起来:「噢,二哥!!我亲爱的二哥!真是太抱歉了,你似乎有点误会!」笑声由嘲讽变得邪淫,他在世民身后跪下,续道:「没错,我是对你有意思。但我对你的意思,是这样!!!」

   那双粗糙的手托住了世民的腰,随即,粗如拳头的肉根便插入臀瓣间的后庭幽穴!

   「啊呜―――!!!!」

   李世民只知眼前一黑,是巨痛自后庭爆发出来!后穴在一瞬间被撑至老大,马上就是一股热辣辣的感觉,自交合的地方流下……那处绝对是出血了,想当然吧,未经完全润滑,这紧紧的肉环又怎承受得了元吉如此粗状的男根?强大的痛楚叫李世民下意识动起下盘来,想摆脱那根如怪物一样的阳具。但下盘被压得死死,这样一动,只会将阳物硬生生在沙泥中磨擦。他双手完全失去了自由,只得随着身体无助地摆动,前后夹击的痛楚让他挣扎得更厉害,自然痛楚也跟着倍增。李元吉忽而扯住了他的头发,就像驭马一样,逼他身子往后弓去,好使自己能贴着世民耳边嘲弄他:「叫吧,叫吧!就是这样了!这就是我喜欢的二哥!!我就是喜欢你这么贱,在人前装着一副不可一世,在人后,却不过是男人胯下的一条母狗……!!」

   李世民被扯得头昏脑胀,一时只知天旋地转,李元吉侮辱性的说话像走马灯般跑过,胯间被沙泥擦起的痛楚却带起一种异样的快感……为什么他会说出那样的话?是他并没有忘记这些年来他这弟弟都在窥伺着他的身体。自刘文静那事之后,元吉对他的态度就变得像猎人看猎物一样,无一刻不伺机。不管这弟弟只是渴望他的肉体,还是真的喜欢他这人,元吉对他确是有特别的感情。就像大哥那样,对他有这血亲之间不能存在的扭曲了的感情……

   「李世民,你知道吗,我要得到你,并非渴求你,更非爱你!只是因为我他妈的不服──不甘心连李建成那废物都有的破东西而我却没有!!」

   听着元吉的解说,李世民就知道自己太天真;用爱情来劝说李元吉这头野兽根本就是废话。但他实在也没认真想过李元吉是否爱他,在他被元吉玩弄得快要疯掉的一刻,他只下意识想说尽元吉会喜欢听的说话来讨好他,乞求他停止那些折磨他的把戏,快快完事。不过不论是自贬人格,还是要说违心的话,现在对李世民来说都已经是同一个意义。至於效果,亦然是同一个意义。反正现在元吉已经如他所愿,接下来的,就是等……等他在自己身上发泄完毕,然后……

   ――然后是怎样?

   李世民已经没有主意了,或许他都没想过能从这场恶耗中活过来。照理说,李元吉从他身上得到了满足后,便会杀了他,接而领着他的屍首回去,顺理成章继位为太子……再过不久……就是成为唐皇……

   想不到最后竟会变成这样……他苦心经营多年,忍辱负重,还得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甚至心志,来到最后竟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