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梁祝外传 >

第6部分

梁祝外传-第6部分

小说: 梁祝外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A荷讲谄ㄑ鄢樗土硕聪潞螅ü梢徽蟪榇ぃ嗽谒成希嬉壕蜕浣ㄑ劾锶チ恕! 」庖跛萍赵氯缢螅荷讲妥S⑻ㄔ谀嵘绞樵汉芸斓挠止艘荒炅耍谡庖弧⒍昙洌S⑻ǖ母改敢鸭牧撕芏喾饧沂槔矗咚厝ィS⑻ㄔ谀嵘绞樵汗谜饷纯旎睿刻旌土荷讲黄鹉钍椋砩虾退木偶耙耐孀拍遣逍徥拢南牖丶夷兀俊 〉裉焓盏郊睦吹募沂樯纤的盖撞≈兀蘼廴绾我匦敫匣厝ィS⑻ê鸵纳塘亢螅龆ɑ故窍然丶胰ィ纯茨盖祝睦锷岵坏昧荷讲芟敫嫠吡荷讲桥樱缓蠛土荷讲黄鸹丶页汕祝庋氖略趺纯梢杂膳⒆酉蚰泻⒆酉忍岢瞿兀恐沼谒氤隽讼蚴δ杆党鲎砸咽桥又恚墒δ复雒饺耍蛄荷讲得鳎】斓娜プ<易崆住Jδ冈匆苍缫芽闯鲎S⑻ㄊ桥缒凶埃⒋鹩α怂那肭蟆! ×荷讲退木乓黄鹚妥S⑻ê鸵南律剑赝咀S⑻ㄔ啻伟涤髯砸咽桥恚荷讲飧龃粜∽樱恍闹幌胱虐飧龊孟偷埽S⑻ǖ陌涤鳎仓灰晕暮眯值馨阉扔魑樱耐嫘Α! ⊙赝拘行兴邓档模芸炀偷搅怂窍嘤龅牡胤剑仙铰放缘牟萃ぁA荷讲偷酱司鸵妥S⑻ǚ质至耍┤瞬唤械阋酪啦簧幔暇谷甑耐埃蠹乙黄鹨鸦ド樗兀S⑻荷讲恢倍嘉疵靼姿男氖拢滩蛔∨卓⒌鸟娉郑卓谙蛄荷讲砭琶谩!  袄途端透星樯睿酱朔掷胗匣辏皇略谛牧俦鹞剩盒挚捎幸庵腥耍俊弊S⑻ㄎ省!  坝扌稚ぴ谄睹牛奘莆薏圃醵┗椋б滴闯擅淳停挠幸庵腥恕!绷荷讲卮鹱拧!  凹仁橇盒帜┒┗椋⑻ㄓ懈鼍琶檬毓朊牛盒秩缬星蠡艘猓形椅绞驴沙伞!弊S⑻ㄋ怠!  吧锨跋劝菪幻饺耍偷芮樯钜飧睿扌盅б涤谐桑褪痹偎蛋伞!绷荷讲低旰螅妥S⑻俦鹨酪赖模蠹液汤岬姆至耸帧! ∽S⑻ɑ氐郊液蟛胖溃粗皇歉改钙乩矗砼涓砦牟疲撕缶拖肜肟颐呕啬嵘绞樵喝ィ盖兹窗阉卦诼ヌㄉ喜恍硭吕础! ⊥砩纤盖浊鬃陨下トト八怠谩坝⑻ǎ赴锬愣┑恼饷徘祝潜妊俺#墒翘齑蟮南彩卵剑 薄 ∽S⑻侠矗腿鲎沤康钠嗽诘砩纤怠谩暗也患蕖!庇靡惶跬壬煸谒目杓洌ザ潘年杍u,接着说∶“女儿愿意侍候爹终老一生。”  祝公远给这个荡女儿抱着,大腿磨着自己的陽ju,欲火慢慢的又升了起来,将手伸进女儿衣服内,抚摸着女儿的|乳防说∶“这是什么话,女子焉有终生不嫁之理!”  “女儿就是嫁也不嫁给马文财。”祝英台说着,用手隔着裤子套着她爹已发硬的陽ju。  “我明白了,你在杭城读书时,做了什么?说!”祝公远大力的按着女儿的|乳防问。  “嗯……爹你轻点嘛!女儿爱上了梁山伯。”祝英台回答说。  “怪不得劝你不听,原来你这荡娃在外有了儿女私情。”祝公远生气的说∶“马家有财有势有媒聘,梁山伯他与我祝家难联姻。”  “爹,女儿心 已定。”祝英台把她爹推开说。  “我已将你许配马家,择日接聘,万难更改,你不嫁也得嫁。”祝公远说完后生气的走了。  梁山伯自从送了祝英台回去后,一直都闷闷不乐的,因为挂念着祝英台,今天还卧病在床。这时师母走进来看他,坐在他床边说∶“你这几天心神不定,闷闷不乐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有点想……想家。”梁山伯说。  “想家?想家就请几天假回去吧。”师母说。  “不要了,不要了。”梁山伯回答着说。  “上前含笑问书呆子,”师母笑着问他∶“一事离奇你试猜,到底是男还是女?”  “师母说的是谁呀?”梁山伯不明的问。  “你三载同窗的祝英台呀!”师母拿出玉环说∶“她临行还含羞取出玉环,求师母做媒。”  “英台有妹似英台,自 为媒配不才,”梁山伯含笑地说∶“临行她已当面说,有劳师母到书斋。”  “英台是女裙钗,师母跟前自认来,”师母说∶“儿女私情谁肯说,你书呆毕竟是书呆。”  “啊!祝英台真是个女的?”梁山伯大声的问。  “是啊!”师母回答说∶“你两个既有婚约,你应该早去提亲,明天早上禀明老师,下山访英台吧!”  “多谢师母!”梁山伯含泪的说。  梁山伯一心要把英台访,离了书房下山岗,眼前全是旧时样,回忆往时悲又伤,同窗三年情错种,竟不知英台是女红妆。英台呀,英台,你这个媒呀做得错呀!做得真错。急急忙忙把路赶,恨不得插翅飞到她妆台。  “小姐,”银心领着梁山伯上楼台对小姐说∶“梁相公来了。”  “银心,给梁相公沏茶。”祝英台对银心说后,就请梁山伯坐下。  两人一个是满心欢喜情难禁,一个是满腹心事口难开。祝英台看到梁山伯,满心欢喜,自己心爱的人来到了,三年的苦忍,今天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抚抱在床上蜜意缠绵。梁山伯见了祝英台,满腹心事口难开,想不到自已心爱贤弟,竟会变了女红妆,他一时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小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今日特来拜访,请问令兄何在啊?”梁山伯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说。  “梁兄,你仔细的看。”祝英台说着向前走了几步。  “你……?”梁山伯很心痛的说。  “我就是英台呀!三年前我想去读书,就改扮男装,”祝英台接着说∶“不期与梁兄相遇,三载同窗多蒙照顾,英台感激不尽。”  “贤弟,哦,念书时候我们以兄弟相称,”梁山伯望着祝英台说∶“如今你这一身打扮,我该称你贤弟,还是……”  “读书时节我女扮男装,理该兄弟相称,如今不妨改称兄妹。”祝英台说。  “如此,贤妹。”  “梁兄。”  梁山伯打了个揖叫了贤妹后,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低着头的坐着,再没说一句话。  祝英台见梁山伯默默无言的坐着,她就先开口说∶“梁兄此来,可是为了我家九妹的事?”  “你家九妹……可好?”梁山伯问。  “梁兄,你道九妹是哪一个?”祝英台开心的说∶“就是小妹祝英台。”  “啊?就是你啊?”梁山伯说。  “无奈是爹爹要把我终身许配给马文财。”祝英台气愤的接着说∶“梁兄你快回去,把你家花轿先来抬,杭城请来老师母,祝家厅上坐起来,你我有媒也有聘,白玉环与蝴蝶坠,为何不能夫妻配?”  “贤妹句句知心话,梁兄无福份,贤妹你还是嫁给马文财吧!”梁山伯伤心的说。  “梁兄,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祝英台奇怪的问。  “我只道我们兄弟俩,身心相照成佳偶,又谁知英台是红妆,”梁山伯吐着血说∶“我满怀悲愤向谁诉?我满眶热泪流与谁?一场好梦匆勿醒,万丈情丝寸寸灰,从今不到钱塘路,怕见公鹅成双对。”  “梁兄,这都是我把梁兄累。”祝英台到这时才知道梁山伯有龙阳之癖,是自己扮男装害了他。  “我为你泪盈盈,终宵痛苦到天明。”梁山伯一边吐血一边说。  “我为你气难平,几次伤了父女情。”祝英台也流着泪说。  “我为你碎了心,哪有良药医心病。”梁山伯接着说∶“心如火,手如冰,玉环原物面还君。”说完后很伤心的和四九离开了祝家庄。  “小姐,小姐,不好了,梁相公他……”银心和四九飞奔着上楼台,对祝英台说。  “梁相公他怎样呢?”祝英台焦急着问。  “梁相公他死了!”银心回答。  “梁兄啊!我哭,哭一声梁兄啊!”祝英台很伤心的哭着说∶“楼台一别成永诀,小妹害你把命送,梁兄啊!虽然空做阳台梦,小妹只希望来生能和梁兄,再做一对夫妻。”接着问四九∶“你家相公下葬了没有?”  “已经埋在南山路旁了。”四九说。  “四九,你过来。”祝英台和四九耳语一番后就叫四九先回去。  “花轿已经上门了,你们怎么还不替小姐打扮起来?”祝公远上到祝英台楼台房间,见祝英台还未妆扮,就对着站旁边的仆人说。因为今天马家就来迎娶祝英台,花轿已到了门口。  “英台啊!马家花轿到了门口已经半天了,事到如今难还要退亲不成吗?”祝夫人也在旁边说。  “退亲倒不用,我根本就没答应这们亲事。”祝英台说。  “英台你……”祝公远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看你,有话慢慢的说嘛!”祝夫人说。  “爹爹一定要女儿上花轿?”祝英台问。  “花轿已经上门了,还有什么一定不一定。”祝公远说。  “也好,女儿就依从爹爹,但爹也要依我一件事。”  “说吧!”祝公远说。  “轿前二盏白沙灯,轿后三千银纸锭,花轿先往南山旁,英台要草桥镇上祭兄坟。”祝英台向她爹说,祝公远最后也没办法,只好答应她的要求。  “梁兄啊!楼台一别成永诀,人世无缘同到老,原以为天从人同到老,谁知姻缘薄上名不标,实指望大红花轿到你家,谁知白衣素服来节孝。”祝英台的花轿已抬至南山旁,此时正在梁山伯的坟前哭祭∶“梁兄啊!不见梁兄见坟台,呼天唤地唤不归,英台立志难更改,我岂能嫁与马文财,梁兄啊!不能同生求同死。”  此时忽然括起大风,只见梁山伯的坟墓突然爆开,沙尘满天,所有抬花轿和随从都伏在地上,只见祝英台走进了梁山伯的坟墓,接着坟墓又合起来。此时烟尘已没有那么大了,大家抬起头只见有两只大蝴蝶从坟墓边飞起来,所有人这时就只望着蝴蝶,越飞越远,大家都说那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所化的。  故事好像到此就该结束了,但在某个乡间,某间屋里。  “四九,快来插我呀!”  “不,四九先插我!”  “先插我!”  “我是小姐,我说的才算,四九快来!”  咦?这声音,怎么那么像祝英台和银心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1 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