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山中小屋 作者:黑色地板 >

第10部分

山中小屋 作者:黑色地板-第10部分

小说: 山中小屋 作者:黑色地板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他的柏舟愿意主动碰触他了,他只是说这么一句话,怎么够呢!
他太高兴了,简直不知所措,已顾不得其他,只迫切地想表达自己的忠诚。
他因为太高兴了,开始絮絮叨叨,杂乱无章地回忆着自己与李柏舟分开的这五年。
“这5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四处地打听你的消息。可是妈妈把我关在这里治疗,我没有办法出去找你。总算我知道你住在哪里了,你又去了全封闭式的军校,我进不去!我,我就一直等,一直等,想了好多办法······因为不能让妈妈知道。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当初你明明说好要带我走的,可是隔天你就把我推回妈妈那里了,我不要看医生,他们都说我有病,妈妈也是这样子,觉得我跟其他人不一样。我怎么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我不能跟其他小孩子一样出去玩,去读书,我只能待在这里!——可是我不怪你。你是被你爸爸绑架到远远的地方去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丢下我的。我——我反正已经得到你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不相干的人分开我们了!柏舟,柏舟,你要知道我的心,我跟那些抛弃你的人是不一样的!”
李柏舟漫不经心地抚摸着他柔软的板栗色短发,眼看着门外积雪的庭院。
听着濮阳门的告白,他心中并无触动。
如此良久,他缓缓地笑了。
“是吗?你要对我好,那就对我再好点吧!”
濮阳门抬起埋在他胸口的头奇怪地问道:“柏舟?”
李柏舟凑近他的耳边:“我要做——很多事情——一件一件来。”
濮阳门好奇地睁大眼睛,他想问是什么事情,但是李柏舟喷在他脸颊上的鼻息让他感觉酥酥麻麻的。他的思考能力渐渐地流失了。
他知道自己马上又要融化了,变成一滩水,一撩糖丝,就这么融化在李柏舟的怀里。只要李柏舟肯一直这么抱着他,他很愿意去满足他的任何要求。
空旷的大厅阴冷的一角,站着一个笔直颀长的老者。他浑浊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互动的两人。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寒冷却还在继续。这个冬天似乎比上一个冬天还要漫长难熬。在刚刚过去的那五个冬天里,他为了这个孩子自私的占有欲,为了瞒着夫人,为了不为人知,他在李柏舟身边安插眼线,防备每一个靠近他的人,真可谓费尽心机,机关算尽。
接下来,还会有几个这样的严冬在等待着他呢?


、新医

濮阳门的新的心理医生在停雪的第二天,终于到来了。
出乎李柏舟意料的是,对方并不是他以为的慈眉善目的老学究,而是一位堪称儒雅英俊的青年男子,与他大概是同个岁数。眼神温和,态度谦恭有礼,很能让人一眼就生出好感来。也许这正是他打开病人心扉的资本。
他穿着铅灰色的笔挺西装,身材颀长,站地笔直,宛如落拓清松。林伯开门的时候,他正把手提包夹在咯叽窝,抬手去看手上的金表。看见林伯的时候,他用中指抬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金框眼镜,微微地笑了。
他的表情,动作皆是自然爽朗,并不为着讨好而底下。
李柏舟在二楼的走廊上默默地窥视着这一幕。
他没有见过这个人。
对于这样一个优雅淡然的男人,任谁第一眼见到了,都会不由自主地生出好感来。毕竟以貌取人,自古尤然。但他就是打从心里的不喜欢他。没有缘故。
李柏舟也说不清自己的不喜欢是不是针对这位高峤医生。或许是因为他恶心了这里的一切,总觉得一切都像蛇蚋虫蚁,啃咬着他的皮肤血肉。所以他对每一个人都不假辞色。他现在看到谁,都打从心里的感到厌恶。
李柏舟是不被允许跟新医生交流的。但是这位名为高峤的医生似乎并未事先得到忠告。
但他看见推着轮椅像幽灵一样徘徊在二楼走廊的俊美青年时,眼睛一亮。热情地招呼道:“你好,我是高峤,是夫人聘请的心理医生。请问你是——?”
李柏舟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回应。
因为林伯浑浊的眼睛正平静地钉在他的脸上,他不敢有任何的回应。不能再冲动了。他不了解这个人。男护理就是一个教训。
李柏舟想,以前的那个李柏舟是多么开朗热情啊,总是大大咧咧地张扬着自己的个性。对谁都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能够轻易地跟别人打成一片。那个李柏舟是发光发热的,哪会像现在这样,对别人的热情好意回以冷若冰霜,不知好歹?
现在的我不是李柏舟,你看到的不是李柏舟。等我逃出去······
李柏舟催眠似的对自己低语。
他转过轮椅,头也不回地,像幽灵一样轻飘飘地离开了。
在他的身后,林伯对他的无礼做了解释:
“抱歉,高先生,李少爷一向如此。以后也请尽量不要打扰到他。”
“啊,那真是失礼了!我会注意的。”
“这边请。”
高峤医生的到来,对李柏舟而言真是福音。因为他把濮阳门一个下午的时间带走了。李柏舟感觉自己是在新春长假结束后的八天补课中忽然接到了放假通知,简直有点不知所措了,真不知道做点什么才好。
他在庭院里对着一棵橡树发呆。
林伯跟在濮阳门身边了,现在他的身边只剩下一个照顾他生活起居的男护理。
男护理沉默地站在他几步远的身后看着他。
李柏舟忽有所觉地回过头,他捕捉到男护理眼神中的一丝凝滞。
戴着口罩的哑巴拥有一双温柔的眼睛,天生地带着笑意。
是了,这个人为什么要一直戴着口罩呢?李柏舟心想。他掂量着濮阳门的心理治疗应该没有那么快结束,自己可以趁机说点什么。
李柏舟:“你,那次为什么骗我?”
男护理笑眯眯。
李柏舟:“你是打算把我带到哪里去吗?你可以摇摇头或点点头。”
男护理笑眯眯。
李柏舟:“你是担心他发现吗?他的治疗没那么快的。”
男护理笑眯眯。
李柏舟:“有没有人说过你是只笑面虎?”
男护理笑眯眯。
李柏舟:“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男护理笑眯眯。
李柏舟转过身:“我是在对着一棵树说话吗?不对,就算是棵树,被我说了这么多,至少也该沙沙沙地回应一下了。我是在跟一截光秃秃的树桩说话呀。”
树桩笑眯眯。
他伸出手,隔着空气,隔着一段距离,模拟着,悄无声息地抚摸了李柏舟的身体。


、往事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作者感觉也还有很多章写呢?求真相!真心在完结!坚决不出现新人物了吼吼吼!开了新文,欢迎点击支持哦~~~(≧▽≦)~啦啦啦
“高医生说,我应该跟你一起出去走走。”
傍晚的时候,濮阳门从治疗室出来,他没有用晚餐,直接失魂落魄地进了李柏舟的房间。一进门,他就说了这样一句话。
彼时李柏舟刚吃完晚餐坐在床上看电视。他的心态已经日趋平和了,不再心烦意乱地猛戳遥控器,他正安安静静地看着动物世界里周而复始的弱肉强食。
濮阳门走过来挨着他坐下。他环住李柏舟的脖子,脸贴着脸,神情忧伤地絮絮说道:“医生怎么可以对我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呢!难道妈妈没有告诉过他,我是不能出门的吗?外面的人太多了,我害怕。柏舟,我也不要你到外面的世界去,我们两个就这样最好。”
李柏舟不舒服地扭了扭脖子:“不想出去就不出去好咯。不过你天天待在这里都不烦吗?”
濮阳门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只要可以天天看到你,我到哪里都不会烦。”
可我对你真是烦透了。李柏舟无声地说。
“柏舟,我今晚在你这里睡觉好不好?”濮阳门突然要求道。
李柏舟把眼睛一瞪。“你自己没房间吗?”
濮阳门撅嘴:“我害怕。”
李柏舟拉开他环着自己的手:“你几岁了,还怕一个人睡觉?”
“十五岁。”濮阳门底气不足地说道。虽然他看着很小,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确实不小了。可是他就是想对李柏舟撒娇,希望李柏舟可以对他好一点。他知道李柏舟并不喜欢他。
李柏舟难以置信:“你这样有十五岁?发育不良啊?”
濮阳门扁嘴。
李柏舟心想这是多□的长相多深藏不露的年龄啊。
“我以后会长成你这样的!”濮阳门急切地分辩道。
他始终觉得,自己以后是可以长成李柏舟那样的。
每一根毛发,每一寸筋骨,每一片血肉,都幻化成李柏舟的模样,该多好啊!
李柏舟哂笑:“长成我这样?哈哈,基因重组还是染色体重新排列啊?”
濮阳门听不懂他的基因重组和染色体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很明显地感觉到李柏舟是在取笑他。
他是这么认真,这么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李柏舟要取笑他呢?
“害怕,你害怕什么啊?做什么坏事了吧?”李柏舟轻笑。
濮阳门咬了咬唇。默认了李柏舟的讽刺。
在他年幼的时候,他周围的人就一直这样看待他。他必须是个坏孩子,否则怎么会被上帝关在黑屋子里,不被允许拥有阳光呢?
有时候他也会有一种错觉,自己并不是生活在妈妈的别墅里面,而是孤独地生长在一座高高的山峰上。在那里,一株小草也不被允许存在。上帝精心地搭建了一所小屋子,目的就是把他与世隔绝地拘禁了起来。
自从爸爸离开后,这里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别人了。无论他怎么哭泣,也不会有人听见。所以现在他不再哭泣了。尽管他心中如何害怕,也不会再对无动于衷的人示弱了。
他原本也是个喜欢玩具的孩子,但是妈妈对医生说他精神不正常,所有人就都觉得他不正常了。人们都说,他必须是不正常的,爸爸为了救他,身体生生地在他面前被货车碾得支离破碎,那个眼睁睁看完全程的三岁孩子,怎么可能还正常得起来呢?所以,他必须是不正常的。必须不停地被陌生人以治疗为借口,把他刚长出新肉的鲜嫩伤口挖得鲜血淋漓。周而复始。
每天晚上闭上眼睛,他都告诉自己,他的柏舟很快就会到他身边来了。最后要么李柏舟带他一起逃走,要么他把李柏舟永远地留下来。只能如此。他们之间,只能如此了。
因为李柏舟是不一样的。
在爸爸离开后的最痛苦的日子里,他是第一个愿意原谅他的人。在所有人,甚至妈妈,都指责他是个坏孩子的时候,只有李柏舟,只有他的柏舟。他们一样的孤立无援,一样的委屈害怕。他们本来是要一起逃走的,远远地逃开上帝的险恶用心。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所以,还是由他来把李柏舟永远地留下来吧!
“柏舟,你抱抱我吧。”濮阳门闭上眼睛,朝李柏舟伸出手。他的语气,恍惚犹如坠入梦境。
只要在李柏舟身边,黑暗就会退散了。
他渴望一个人的温度。否则这个冬天真的太冷了。
“不想。”李柏舟说,他背过身躺下,“你想睡就睡吧,不要吵我就好。”
在李柏舟的心底,这个冬天也并不比濮阳门的怀抱温暖。


、午夜

午夜。
李柏舟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
侧过脸,在弥漫着黑雾的空气中,他盯住了濮阳门。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团成胎儿的模样,柔弱无依地畏缩在他坚硬冰冷的胸口。
他有这么多的机会可以杀了他。可惜这个孩子是不怕死的,他不畏惧威胁,他没有求生的欲望,也没有死亡的恐惧,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死亡代表的是什么。简直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而他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真是无可奈何。他打架的时候向来都是悍不畏死,但是对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孩,他觉得自己虽然浑身都是力气,却是一点劲也使不上。濮阳门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可怕的对手。
门外走廊响起一声细微的声响。
李柏舟猛的一下抬起眼帘。他将视线钉在红木大门的门把上。
他的目光在黑夜里发出幽蓝色的光,带着神经质的期待!
他在死气沉沉中期待着突发状况。无论怎样,都比死在无声的忍耐中强!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似乎是有一个人路过他的门前,但是对方只是路过,并没有打算进来。
走廊又安静了,静得李柏舟都要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觉。
李柏舟缓缓放松了紧绷的肌肉,躺回床上。
在他的身旁,濮阳门慢慢地睁开眼睛。
李柏舟不期然地转过头,给他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骇了一跳。
他在黑暗中气急败坏地叫道:“尼玛的看什么看,半夜不睡觉,睁着眼睛吓人啊!”
濮阳门欺身爬到李柏舟胸口,伏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道:“柏舟,有人在我们外面。”
他这样的表情,配上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台词,李柏舟都要毛骨悚然了。
李柏舟一把推开他,拉起被子蒙住头。“疑神疑鬼的,就算有人,那也是你的人,瞎操心个屁!睡觉!”
濮阳门侧耳倾听了片刻,然后,他缓缓地拉开被子,爬回李柏舟的怀里。
李柏舟觉得自己真是无处藏身了。干脆眼不见为净地闭起眼睛。
“他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然后就走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